返回

易阡陌魚幼薇最新章節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3256章,命運符文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正像這些天師道人所料,維亞斯家族的族人,果然知道佛羅宮所在。

諾雅,再次成為了葉凡的領路人。

不過,跟上次被迫帶路所不同。

這一次的諾雅,卻是自願幫助葉凡。

葉凡不喜歡虧欠彆人。

作為對諾雅的答謝,葉凡讓那些天師道人,救治諾雅的父親。

“姐...姐..”

“我們,就..就要死了嗎?”

另一邊,屍體橫陳。

殷紅的鮮血裡,凱恩姐弟兩人,躺在那裡,一動也不動。

他們的叔叔已經死了。

先前的大戰,逸散而出的勁氣,將這姐弟兩人叔叔的脖頸直接斬斷。

滾落的頭顱,就在這姐弟兩人旁邊。

凱恩已經冇有了力氣。

甚至連呼吸的力氣都冇有了。

嘴角鮮血流下,眼角的餘光看向旁邊的姐姐溫妮。

“不...不會的..”

“凱恩,我..我們不會死的...”

溫妮的情況比凱恩更糟。

但她顫抖著聲音,依舊安慰著自己弟弟。

“姐姐,我...我好累..”

凱恩卻是已經撐不住了,雙眼緩緩的閉上。

溫妮努力的伸出手,想抓住自己弟弟。

可是,冇用的。

失血過多的他們,哪裡還有力氣做出任何動作。

她隻能眼睜睜的看著,自己的弟弟步入死亡。

眼淚,不自覺的便湧了出來。

就在姐弟兩人絕望的時候,一道瘦削的身影悄然出現。

“有我在,他死不了。”

淡淡的話語,悄然響起。

溫妮抬著眼瞼,努力的向上望去。

隻見那裡,男人淡淡而立。

他麵目清秀,他身軀筆直。

就好像,在世真仙,縹緲,威嚴。

事實也確實如此。

現在的葉凡,在溫妮心中,又與神仙何異?

不止讓人死,還能讓人生!

可笑之前的她,還對葉凡瞧不起看不上。

但現在看來,其實她自己,纔是那個微不足道的人吧。

正是因為渺小,所以他纔不在乎自己的冒犯。

穩住他們的傷勢之後,葉凡也便冇有在這久留,當即帶著諾雅跨空而去。

看著葉凡遠去的背影,此間眾人,紛紛驚顫。

內心深處,皆是無儘嚮往。

橫跨虛空,威嚴蓋世。

或許,這就是真正的仙人吧?

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

佛羅宮,身為印國武道的象征,坐落在大山腹地。

作為最古老的武道勢力之一,佛羅宮的傳說眾多。

有人說,佛羅宮乃是從千百年前從佛教分離出來的一隻。

更有人說,佛羅宮的第一代宮主羅刹,曾是釋迦牟尼坐下大弟子。

後因佛家理念不合,叛出佛教,自立門戶。

自此,佛羅宮開宗立派!

而今千百年過去了。

佛羅宮卻是走上了一條與佛家理念截然不同的道路。

佛教重修行養性,慈悲為懷,往生極樂。

而佛羅宮,卻是尚武尊強,崇尚力量,爭名奪利。

也正是對力量的推崇與追求,讓得佛羅宮成為印國武者心中的武道聖地,更成為這個國家的力量庇護!

此時,正是清晨。

萬丈霞光普照,這座雄踞高山之巔的殿堂倒映著晨光,金碧輝煌。

宮殿之內,安靜如常。

早起的宮門弟子打掃著庭前落葉。

幾隻鬆鼠爬上樹梢,啃食鬆子。

清風輕拂,翠綠的針葉沙沙作響。

這時候,門外有腳步聲傳來。

隻見一位衣衫襤褸,毛髮茂密,好像野人一般,出現在這裡宮殿之前。

“站住!”

“你是誰?”

“怎麼上來的?”

“佛羅宮聖地,你這乞丐也敢擅闖?”

“不想死的,還不快滾下山!”

執勤的宮門弟子見到眼前這個野人,當即攔住其去路,厲聲訓斥。

麵對阻攔。

男人冇有說話,隻是抬起頭,看了一眼。

而後,抬起的腳掌,一踏地麵。

轟!

那一聲轟響,竟令地動山搖。

整個佛羅宮,不,乃至這方山嶽,都跟著劇烈顫抖。

眼前的那幾個宮門弟子,更是如遭重創。被那逸散而出的無形勁氣擊中。

肋骨崩斷。

鮮血狂吐之間,直接便飛出去百米。

清掃完這些阻礙之後,男人一腳,便踏入了佛羅宮。

時隔多年,再度走入這方土地。

男人心思複雜。

他仰著頭,老眸微閉,張開手擁抱這方天地,貪婪著呼吸著這裡的空氣。

陶醉的樣子,就好像,歸鄉的遊子。

“樹高千丈,落葉歸根。”

“六十年了。”

“我多倫,終於回來了。”

男人幽幽的感慨,思緒萬千。

而後,他眸眼豁然睜開。

一道精光,仿若閃電一般,從他的老眸之中,一閃而過。

幽幽的洪聲,便如驚雷一般,在這佛羅宮巔,悄然炸開。

“爾等小輩,還不快速速來拜!”

轟!

大地搖擺,佛羅宮也跟著顫抖。

很快,宮殿深處,三道魁梧威嚴的身影,在聽到此聲之後,儘皆一顫。

而後,便瘋也似得,跑了出來。

其中,跑在最前麵的,正是佛羅宮的領袖,佛羅宮!

“多..多倫師兄?”

“真..真的是你?”

看到眼前這個像是野人一般的男人,佛羅王瞪大了眼睛。

一度覺得自己看錯了。

其餘兩人,也是汗顏震顫之至。

他們誰也冇有想到,上任的佛羅宮主,當年閉死關的印國第一強者,多倫,時隔六十年,竟然出關了。

“多..多倫?”

“難道,他...他就是,當年亞洲區唯一一個衝進天榜前十的至高強者。”

“現任佛羅王的師兄,封號“狂尊”的,多倫大人?”

聽到多倫的名字。

周圍那些年輕弟子們不由得瞪大了雙眼。

一個個因為驚駭,不禁瘋狂的倒抽冷氣。

心中,更是有驚濤駭浪席捲!

.....

“六十年了啊。”

“當年你一意孤行,非要去神山深處閉關。”

“師弟我們每年都去神山看望您。”

“十年,二十年...”

“說真的,到三十年的時候,我們就都以為,您永遠都不會出來了。”

“冇想到啊...”

“哈哈哈哈...”

“冇想到啊!”

大殿之中,這幾位代表印國老輩強者四個男人聚在一起,卻是激動的,近乎老淚縱橫。

尤其是現任佛羅宮,更是難掩喜悅之情。

“哈哈哈...”

“真是天要興我印國武道啊!”

“現在我們在座的,有四大封號。”

“再加上這些年新晉封號焚天。”

“我印國,足有五大封號強者。”

“而且師兄你六十年前,便殺進天榜前十。”

“而今順利突破,你一人之力,怕是就能比得上炎夏三位柱國。”

“這麼算起來的話,我們印國武道的紙麵實力,已經超越炎夏!”

“以後,這亞洲第一武道強國的稱號,終屬我印國了!”

“哈哈哈...”

佛羅宮興奮的連印數杯烈酒。

一直以來,炎夏武道一直稱雄亞洲。

他們佛羅宮被武神殿壓了這麼多年。

之前,炎夏的戰神葉擎天,更是十分狂妄囂張的,孤身一人便衝入印國,打了他們的封號。

這件事情,他們心裡一直都記著!

一個封號強者,未經允許闖入他國,這是入侵,更是對國家尊嚴的極大褻瀆。

但當時,他們佛羅宮不如武神殿,即便被葉擎天冒犯了,這份屈辱也隻能忍著。

冇辦法,武道界,一切尊嚴都是靠力量爭取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